Alexia鸣或

bless you.

【瑞安】Sea in your heart

#人鱼瑞x研究员安
#不确定是不是坑,先丢在这里!

他是被伤口痛醒的。
炙热的疼痛燃烧着脆弱的神经末梢贯穿腹部直达脊背,长期缺失水分的双唇不禁张开以干涸的口腔深深地呼吸着陌生的空气。——即使能够生存于大陆,但在海中的呼吸方式明显不适用。缺氧和失血过多导致视线都模糊起来…

“用肺,收缩胸腔来呼吸。”
昏昏沉沉的大脑因陌生的声音徒然清醒,他顾不得先懊恼自己竟未发觉对方的到来,只专心致志地分析着人类难懂晦涩的语言。来的人似乎知道他对人类的语言不敏感,耐心地等待片刻直至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尝试收缩肺部。有点生疼。
“咳..抱歉。请配合着鼻子吸气。”
这个人方才貌似想要发出短促的轻笑,却继而僵硬地转成清嗓。很奇怪…他这么想着,不再屏住鼻息慢慢将周身的氧气吸入胸腔。这种呼吸方式伴随着刺痛让他很不适应,但他一贯对环境调节能力很好,所以不是难事。

最基本的生存问题解决,他终于可以目睹这个人的模样。棕发微翘,白色的长袍——之后被后者纠正为工作服,胸前挂着铭牌刻着“国家海洋保护研究院A级学员”几个字。眼眸被一副眼镜掩住,但异于常人的他还是看到了那双眼睛。
——该如何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

“……海。”他看到了海。
那是来自尚未被遭到破坏的、一度为自己最爱的故乡的那片海。

“呃…虽然知道你想要回去,但很抱歉现在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眼前的人错解了他的意思,眉间带着浓浓的顾虑:“你的伤势很严重,如果你是人类我可能都要给你订个棺材了。——不,就算是你的族人估计都难以维持这么久吧。”
“总计断了四根肋骨,有一根直接插进肺,所以觉得又不舒服很正常…不过重点是整个腹部差点被炸飞,要不是你体内的再生细胞足够迅速,下半辈子你排泄系统估计是大麻烦。”对方语速加快,但很快发觉自己职业病犯了,立刻给他道歉,话题继而回到主题。

“不过,很幸运,你活下来了。”
这句话说得很慢,他听得很清楚。

“我不能说什么好听的“请相信我”这些话,但在你完全痊愈之前,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议。”
对方用诚恳的语气缓缓说道,目光划过他看不懂的神色。但他几乎笃定地确定这个人不会害他,即使害了也只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足。

时间过了很久,敏锐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的紧张和忐忑。——客观立场上分明对方才是决定自己何去何从的人。

“格瑞…”
不久之前才掌握住人类的语言,眼下他只能勉勉强强地吐出自己的名字。略感懊恼的同时,他发现后者瞪大着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嘴边还轻轻念叨着“我竟然真的认识了一位海上最神秘强大的种族族人”之类的话。

但这次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抿着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你好,格瑞。我叫安迷修。”

【胜出】唯一的对手。2

#漫画家paro
#人物属于平哥,OOC归我。

02.

爆豪接到下周到东京参加签售会的通知时正好是“绿谷出久抄袭”话题传得最火热的时候。

对网络社交毫无兴趣、只顾创作创作还是创作的他是一向对这种事情不屑一顾的,明明长着眼睛的人都知道与ALLMIGHT相比之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与其说抄袭倒不如说只是糟糕透顶的模仿。对此极其不爽的爆豪不准备像大饼脸他们那样特地发个推特表态。

就算是以前的幼驯染。
如果这样就认输投降了那废物也不过如此。

……虽然自己是这么想的。
爆豪早早准备好了去东京的行程,手头鲜少无事便开始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微博。似乎由于关注的人几乎都是同行的人的缘故,全屏都被这一消息覆盖。指尖在屏幕划着划着心情越来越差,就连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操,这家伙怎么到处都有。

焦躁之下他又好巧不巧点进了绿谷出久工作室官方号公布的那条消息,胡乱看一眼评论就知道现在事情还没完全平息。谣言是辟了,证据是有的,但奈何于一些读者们一致认为官方这样做是在掩藏这不堪的事实,可谓“坚持不懈”自己的观点。如果绿谷出手绝一点都不会出现这样被动的情况。

爆豪用脚趾头都想的出没那“如果”。

他紧紧盯着几个可以说极其恶劣的侮辱言论,第一次油然而生出比“这周被废久/阴阳脸那家伙超越了”更糟糕的情绪。“操”了一声行如流水地切换成小号,把这些上热评的负面评论全部问候了一遍。等他冷静下来后也是骂完人之后的事。

……实际上不是对那个家伙有什么特殊照顾。
只是作为一个漫画家,爆豪知道哪些语言对他们的影响最大。

那就感恩戴德地接受并给我好好准备下一周的回击吧。这么想着,他咧了咧嘴,骂完人之后的精神可以说是绝佳。

爆豪到达东京的日子正好赶上本周《雄英漫画》出新刊。
这次他是第一名。
也是最不爽的第一名。
所以说继阴阳脸混蛋走了之后,“绿谷出久决定休刊一段时间调整心神”是什么鬼!?这个第一名对他而言是赤裸裸的羞辱。很好,很好……攥紧了手中的报刊,爆豪不知道旁边同样看着《雄英漫画》的小孩差点被他的表情吓哭。

这是爆豪时隔将近一年没有来到东京。
爆豪因为工作地址、寻求灵感等缘故,当年毅然搬家离开了这座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所以与其说是“来到”,或许“回来”更准确一点。爆豪买了一张电车票,电车沿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不断穿梭。
这是通往爆豪以前的家的路,也是通往绿谷家的路。

他知道他一定还在那个地方。爆豪下了电车,正值四月樱花开得正绚烂,时不时就粘在自己的衣服上,并不讨厌。不是所谓的经济问题,也不是工作需求,只是因为绿谷一向都是个念旧的人。

就像实习时期还在努力着和他平起平坐,只为了小时候的自己那一句“那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对手了”就倔得连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硬生生地从基础极差的实习生成长到了和他周刊人气不分上下的漫画家。

不过现在呢?爆豪不清楚,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可能对双方而言已经没有必要了。他或许一会儿只会看到已经出租了的房子,或者是埋在黄土里的废墟。但他只想往自己想走的方向走。

去干什么?
当然是去找那个废物,好•好•叙•旧•啊。
顺带着算所谓的“休刊”的账。

【胜出】唯一的对手。1

#漫画家paro
#ooc大概。
#第一次开连载性的文超紧张!
01

震惊!人气新秀漫画家绿谷出久被曝疑似抄袭ALLMIGHT?!

这个标题一出来毫无疑问是哗然众人的。

身为在超热度的《雄英漫画》里连载的作者,意味着一言一行都几乎在众目睽睽之下,可以相当于演艺圈半个明星;更何况,这重磅消息还涉及到了一位早已隐退多年的少年漫漫画的鼻祖——ALLMIGHT。毫无疑问,整个漫画家界都炸开了几锅粥。ALLMIGHT粉究竟有多少?至少身为当下社会主要劳动力的青年人们几乎无一不是从ALLMIGHT的时代走出来的,如今依旧是许许多多阿宅心里的入门必备。

这件抄袭事件被不知从哪个营销号开始便传开了。
然而这样的人物所创作出来的漫画竟然有人敢抄袭??答案显而易见,不能忍。

比较冲动的粉丝直接到绿谷的公众号在评论区里挑刺骂架,也不少理智派的读者也在其中询问着真相。只有专业的行内人看得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绿谷出久的抄袭明显是无法构成的。首先绿谷的构图方式虽和ALLMIGHT极为相似,但明着眼的人都能看出二者之间仍有许多不同之处。其次ALLMIGHT也个人声明未参与绿谷出久任何作品的创作并承认他的努力成果,还希望大家切记不要随意造谣。”——雄英创作社官博。

“小久一直很努力是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相信他![爱心/][爱心/]”——《雄英漫画》人气少女漫漫画家丽日御茶子。

“绿谷君的勤奋努力绝不输给任何一个人,这一点我们心知肚明!”——《雄英漫画》人气推理漫漫画家饭田天哉。

······

“啊,我没关系的,谢谢八百万同学。...打官司什么的太夸张了啦!”

几乎《雄英漫画》新秀的半壁江山都在为绿谷说话,混乱的势头才逐渐恢复平静。相反如今绿谷现在忙得焦头烂额,手里的电话在这条消息发布在网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停歇过。虽然一直被前辈提醒过社会的复杂性,但如此直面面对这些负面舆论还是第一次。相泽一度阻止过他不要看这些毫无依据的东西,却拗不过绿谷的倔强——他想知道到底读者们是怎么想的。他看到了很多人的辱骂和冷嘲热讽,也看到了很多仍然维护他的粉丝们为他说话;他们的字句令他鼻子一酸差点不争气地眼泪往下掉。

“虽然他比起ALLMIGHT差得远,但没有人证物证,就好好管住你的嘴。”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绿谷一愣,总觉得这个看样子是黑实际上是粉的粉丝的语气似乎与自己熟悉的某个人略微相似。不过他现在必须要把这些舆论抛掷脑后——他知道真正最大的问题尚未解决。

由于先前的事情,很多人开始去有意识地对比ALLMIGHT和绿谷出久的差距和区别,这样是对一位新人的不公同时也暴露了绿谷如今存在的最大的问题:过于ALLMIGHT化。之所以这次会被人抓住这样的事情不放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身为当今社会根红苗正的青年之一,绿谷是个实实在在的ALLMIGHT骨灰粉,那种为他痴为他狂为他框框撞大墙的粉丝,所以在开始画画的时候便模仿着偶像的风格。被人误认成抄袭情有可原,不过绿谷本人比起自己的名声更担心的是会不会给那位老师带来影响。

“风格过于相似”他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短时间内摆脱对偶像的追求、找到自己的风格确实不是容易的事情。绿谷甩了甩沉甸甸的头逼迫自己暂时忘记这些繁琐复杂的事,关闭了网页,打开与轰的谈话记录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悲伤——亦或者是轰的读者们都很悲伤。轰焦冻,《雄英漫画》超人气新人少年漫漫画家之一,昨天公布将《半冷半燃》连载完便转行当插画师。绿谷知道这是他放下了多年来心结的证明,但面对好友的离去仍不由心情低落起来。

似乎最近的遭遇过于跌宕起伏,即使拼命想要装作若无其事也稍微困难了啊。

“抱歉绿谷,不太会说好听的话,但请务必打起精神。就像我抵触画画时你曾经勉励我的一样。”

闪烁着的消息映入眼帘那是来自好友关心带来的暖意,绿谷不由轻笑脑海下意识开始回忆起实习时期的他们。繁琐的事务、忙碌的工作,在快餐店里贴网点的事情都仿佛昨天发生一样。...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每天那么充实呢?精神恍惚之际他的大拇指一不小心滑动着手机的屏幕,绿谷的目光再次汇聚在屏幕。

屏幕上“爆豪胜己作品签售会”几个字与那遥远泛黄的记忆一起呈现在绿谷面前。
是了,是了。绿谷想着。
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小时候的承诺,为了超越身为胜利的化身的他——怎么可能会不充实呢?

“那我们从今以后就是对手了,绿藻脑袋。”
当年那个金发男孩咧着嘴露出刚刚长齐的牙齿,透过树梢落下来的和煦微光打在他的脸上,模样明明如此幼稚,绿谷出久一直记得。
只怕那仅是自己的回忆了。他苦笑着。

事到如今,绿谷连站在他旁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吧。

【关于沢田纲吉】Coffee

#十年后设定
#对,没错就是喜欢反差萌的我。
#可能有ooc慎点。

“沢田大人,这是您要的咖啡。”

巴吉尔一直以来无论是首领的生活起居还是工作事务上处理得完美无缺,他深知眼前这位身着黑西、直立而坐立于沙发上的青年的一切喜好和厌恶。这点他能够保证和被世人称作“彭格列十世的左右手”的狱寺隼人先生相媲美,甚至更胜一筹。

一进门眼见双方都无动于衷的脸色,他便知道这次生意并不容易拿下。

“有劳了,巴吉尔。”

棕发青年抬起头朝巴吉尔露出微笑并顺势接过了咖啡,仿佛他面前坐的人已不是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拔出枪来给自己一枚子弹的老大汉。他将第一杯咖啡递给了他,尔后第二杯咖啡理所当然留在自己手里。

这却遭到了对方甚至算是狂妄的质疑。

“我怎么能相信这个咖啡没有下药?”

挑衅。
就算风评良好如巴吉尔,也不得不暗骂此人的无礼。换作无论哪一个稍微强大点的黑手党家族首领肯定一枪把他崩了,然而他明显是冲着彭格列十世“软柿子”这一点而来。虽然生气但巴吉尔丝毫不觉担心。

“我,只是提供杯子和咖啡的人。”

“是否真挚地渴望这杯咖啡,取决于您。”

十年已去,沢田纲吉最强力的武器不是指环。他能够以风度儒雅却以绝不容置疑的态度赢得了彭格列家族如今在里世界的地位。给予对方最大的利益,同时必须献上你的诚意。但可惜自从其上台以来,唯独不做任何黑色交易这点不得人心。——不过这正是家族成员们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交涉成功。

那人已心服口服地离去,沢田纲吉一下子放轻松了。他开始享受温下去的咖啡。

“算是个看得清楚时势的人。”

“是啊,如果对方要求交换咖啡的话那就糟糕了。”

“……真切希望这不是一个预言。”面对自己信赖的人的调侃沢田纲吉有些措手不及。他用小勺搅拌着杯中的黑咖啡,小声道:“不就放了七块糖块吗。”

“这个被Reborn先生都不敢恭维的味道,只有沢田大人才适用呢。”

【关于沢田纲吉】变声期

#ooc慎入
#变相吹浪川大辅和国分优香里的(。)
#年前年后声音差距这么大,很萌
#↑作者萌点新奇。

继承彭格列家族不到两年的年轻的首领最近非常苦恼。不同于被逼着学习语言,去无人岛历练,还是做各种各样残暴的斯巴达式任务。
是属于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少年的苦恼。
变声期到了。

起初他一度以为是自己三国语言(日、英、意)说多了,导致无论说什么都开始吃力。后来只要他稍稍提高自己的分贝,天生自带的黏黏糊糊的特有鼻音忽然就低了八度。就像有一道门阀紧闭声带,可谓十分酸爽。

刚开始发现这问题的是Reborn。作为一位优秀的家庭教师,对学生的情况第一时间了解不算意外。结果被其狠狠地嘲笑了。于是他选择了在任何人面前尽量闭口不言。然后彭格列内部开始相传“Boss变了一个人”这样的消息。

——就让我高冷地度过难关吧。
可惜沢田纲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存在的,这种事情。
敌方在彭格列专门接送守护者的车上安放了炸弹,当接到己方间谍传来的消息,他紧张到顾不得安危就跑下了楼,朝着停下的车大喊一声“大家赶快下车!”

结果?
敌方炸弹早就被喜欢在车底下玩捉迷藏的蓝波意外发现,自家岚守二话不说拆成了一堆废铜烂铁。可喜可贺,但那一嗓门究竟是何般震撼人心,沢田纲吉一点都不想看懂他们眼底的笑意。

Boss调包的消息也不告而终。
事后Reborn评价:“你还差得远呢,蠢纲。真不知道你变声后会不会稍微聪明一点。”
抱歉,我亲爱的老师。我是变声,不是变身。他心里默默腹诽,但依旧躲不过拥有开挂的读心术的Reborn一枪。

几年之后,无数个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方的人都无数次赞美着他的声音,某位不知名人士曾经这样描述:

“那是拂过清晨的西西里的第一缕清风,吹翻了泛黄的一页,带来了最温暖的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