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ia鸣或

bless you.

【胜出】唯一的对手。2

#漫画家paro
#人物属于平哥,OOC归我。

02.

爆豪接到下周到东京参加签售会的通知时正好是“绿谷出久抄袭”话题传得最火热的时候。

对网络社交毫无兴趣、只顾创作创作还是创作的他是一向对这种事情不屑一顾的,明明长着眼睛的人都知道与ALLMIGHT相比之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与其说抄袭倒不如说只是糟糕透顶的模仿。对此极其不爽的爆豪不准备像大饼脸他们那样特地发个推特表态。

就算是以前的幼驯染。
如果这样就认输投降了那废物也不过如此。

……虽然自己是这么想的。
爆豪早早准备好了去东京的行程,手头鲜少无事便开始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微博。似乎由于关注的人几乎都是同行的人的缘故,全屏都被这一消息覆盖。指尖在屏幕划着划着心情越来越差,就连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操,这家伙怎么到处都有。

焦躁之下他又好巧不巧点进了绿谷出久工作室官方号公布的那条消息,胡乱看一眼评论就知道现在事情还没完全平息。谣言是辟了,证据是有的,但奈何于一些读者们一致认为官方这样做是在掩藏这不堪的事实,可谓“坚持不懈”自己的观点。如果绿谷出手绝一点都不会出现这样被动的情况。

爆豪用脚趾头都想的出没那“如果”。

他紧紧盯着几个可以说极其恶劣的侮辱言论,第一次油然而生出比“这周被废久/阴阳脸那家伙超越了”更糟糕的情绪。“操”了一声行如流水地切换成小号,把这些上热评的负面评论全部问候了一遍。等他冷静下来后也是骂完人之后的事。

……实际上不是对那个家伙有什么特殊照顾。
只是作为一个漫画家,爆豪知道哪些语言对他们的影响最大。

那就感恩戴德地接受并给我好好准备下一周的回击吧。这么想着,他咧了咧嘴,骂完人之后的精神可以说是绝佳。

爆豪到达东京的日子正好赶上本周《雄英漫画》出新刊。
这次他是第一名。
也是最不爽的第一名。
所以说继阴阳脸混蛋走了之后,“绿谷出久决定休刊一段时间调整心神”是什么鬼!?这个第一名对他而言是赤裸裸的羞辱。很好,很好……攥紧了手中的报刊,爆豪不知道旁边同样看着《雄英漫画》的小孩差点被他的表情吓哭。

这是爆豪时隔将近一年没有来到东京。
爆豪因为工作地址、寻求灵感等缘故,当年毅然搬家离开了这座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所以与其说是“来到”,或许“回来”更准确一点。爆豪买了一张电车票,电车沿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不断穿梭。
这是通往爆豪以前的家的路,也是通往绿谷家的路。

他知道他一定还在那个地方。爆豪下了电车,正值四月樱花开得正绚烂,时不时就粘在自己的衣服上,并不讨厌。不是所谓的经济问题,也不是工作需求,只是因为绿谷一向都是个念旧的人。

就像实习时期还在努力着和他平起平坐,只为了小时候的自己那一句“那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对手了”就倔得连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硬生生地从基础极差的实习生成长到了和他周刊人气不分上下的漫画家。

不过现在呢?爆豪不清楚,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可能对双方而言已经没有必要了。他或许一会儿只会看到已经出租了的房子,或者是埋在黄土里的废墟。但他只想往自己想走的方向走。

去干什么?
当然是去找那个废物,好•好•叙•旧•啊。
顺带着算所谓的“休刊”的账。

评论

热度(17)